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二进宫----五一再登牯牛降
[ 2009-5-3 0:46:00 | By: 丢丢 ]
 

  记得前年初冬,单人匹马独上牯牛降,用时5个半小时,攻下海拔1728峰顶。这次因朋友之邀,委以重任,以领队身份带领19人队伍再等牯牛降。

  在接下这重任时也仔细研究了一番,这支男女比例13:6,新老比例8:11的队伍,大约能在8小时左右完成上山的路程。但因为队员们的作息时间无法妥善的统一,行程时间又比较紧凑,故而老驴们在碰头会上提出了半夜出发的方案。5.1凌晨0:30出发,这样能在6:30左右到达目的地,车上的休息虽然比较不舒服,单跟在农家打地铺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5.1日0点准时集合,检查装备,清点物资和人数。如帐篷、睡袋等必需品当然更为仔细,男队员还每人空出5L背包空间来装公用物资。不少新人尤其是MM们仍习惯性观光式的旅游,薯片、话梅带了不少。新人们的背包装填方式最然在碰头会时都有三令五申,不过真到出行时还是进行了一番调整,这里要感谢和表扬下老驴:海蚌、大头菜、阿努比斯、小77、亮亮、夜愿、大D、赤老、蒲桃和夏言,尤其是后两位老母驴在背包装填和交到新人时相当热心,也同时希望刚刚上路的新驴:悲酥清风、坦克、上弦月、阿伦、wendy、ET、晨曦和米虫能在前辈们的经验之谈中有所收获。

       车上的时间大家都抓紧休息,知道天亮时要面对的是一段并不好走的路。

      6:20到达目的地,休整,早餐,7点出发,踏上真正的征途。新驴的通病在一开始便暴露无疑,一进山,一见到大自然便开始兴奋,开始激动。也因为一上来体力好,步伐也就更快,更有激进派的野驴一直大踏步的走在队伍最前。老驴们则步伐沉稳,不疾不徐,充分利用经验优势支配体力。2小时后新驴们的脚步就开始放慢,并主动要求休息。10点到达2号营地,不少驴儿们开始喊累了。上选月问我走了多少,我说了句才2/5时,听到了一声尖叫和两声救命。

      12:00到达水源点,休整队伍,吃午饭。午饭是自备的,所以花样繁多,好丽友、美丽家、牛肉干、巧克力,老驴们倒都听默契的,大多都是压缩饼干。吃完继续上路,因不少队员此时已经体力消耗严重,队伍开始拉长,形成小团队前进梯次。途中多次停下收拢队伍,导致时间上略有延迟,幸好作为殿后的小77和夏言在语言上的造诣,极有煽动性,使不少临近极限的队员振作了一番。因此段山路为本次行程中最难走的一部分,大家都开始手脚并用,只有夜愿拿着新买的登山杖开始显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14:15队伍到达4号营地,200平米的草甸被一支规模巨大的南京团霸占作为扎营点。人家是起的早的鸟儿,自然有虫子吃。体力透支的队员站在这片开阔地踌躇不前,所幸他们还是在目睹了事实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我们的目的地------5号营地进发。一个半小时后,队伍到达目的地。大多数人已经趟在地上连把背包卸下的力气都没有。

       接下来的任务当然是搭建自己晚上的住所。老驴们得心应手,手脚麻利,然后开始从旁指导新人们,新人们虽然略显笨拙,但态度都很认真,wendy和米虫合帐,两人搭完之后听到一段经典的对白。

“VICTORY,大功告成。”“米虫,你看我们的帐篷怎么那么难看啊,你看看人家的,我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很像样。”“没事,讲究一晚嘛,第一次能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晚上风很大的,会不会倒啊。”“wendy,不会的,虽然卖相一般,但实用性应该不错的吧!”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下边上教她们俩搭帐篷的我,我不置可否。“你看领队都没话说,估计是想不到什么形容词来表扬我们的心灵手巧,第一次就能这么棒。”wendy投来质疑的目光,我报以艰难的微笑:“嗯~~不错,猪圈的建造比这精良的多。”新人可怜的看看,只好强撑起已经累趴下的身躯,拆了重新搭过。

       晚饭是公用物资,只有面和年糕。但山上的风太大,生活的确有难度,亮亮二话没说,三分钟搭出一个天篷,“米虫同学,知道什么叫心灵手巧了吧。”生活,提水,煮面,虽然没有美味佳肴,却有晚霞与夕阳,有山岚同鸟鸣,这份贴近大自然的感受更能有满足感吧!

       饭后的篝火晚会因为大家的体力耗损严重而草草结束,8点多大都进账休息了。海蚌突然大叫一声:“FB的时间,现在开始。”不愧是跟我一起攻占深山老林的铁三角,海蚌和小77不约而同的从背包中神秘兮兮的掏出二锅头、鸭脖子和花生,新一轮的对酒当歌又在这寂静的牯牛降上演,如此景象,当然不免又感叹了一番,喝至微醺夜已深,沉沉睡去。

       一早4.50,天还没亮,蒲桃闯进我的单人帐,叫我陪他去看日出,走出一看,原来有不少人有这想法,走了20分钟到达顶峰,脚下是1728的牯牛降,天边是呼之欲出的鱼肚白,MM们开始感概万千,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吧。

       欣赏完日出5.40会到营地收拾残局,开始返程。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的确不假,不少人还摔倒了,当然也有很多男队员不知道抱着何种龌龊的思想开始大大展现自己绅士的一面,主动搀扶MM们,可惜狼多肉少,领队也只好眼巴巴的边上看看。

       到山脚下的下汪村比我预计的快了不少,8:15,回程车已经等候在那。。。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