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你在天国会不会寂寞
[ 2009-4-27 0:21:00 | By: 丢丢 ]
 
你在天国会不会寂寞
化蝶只欲伴君去,千古风月戏皆空,
人间四月芳菲尽,许等秋日卷山红——题
(一)师哥,就让我跟着你唱一辈子的戏,好吗?
人间四月,桃花灿烂,你却化为天国一缕香魂.
揉碎桃花红满地,匆匆一瞥,从此灰飞烟灭。
终于明白,你我早已隔断天涯。
哭干一池秋水,望穿万丈雨幕,岁月的纤尘揉进我忧伤的眼睛。许多年以后,形容枯槁的我依然身着霓裳侯冠守侯在乌江渡边,盼着你撑船扯帆含花浅笑来到我身边。梦里那个是你吗?错错落落的光影里夜夜托起我枕边的幽梦。台上那个又是你吗?捻花的手指,牵来了明月,送走了彩霞。你这个顽皮的小豆子,既然你来找我又为何藏于一片雾岚繁花里不愿见我。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再回首时,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古的飘零,泪水便簌簌而下。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天妒红颜,百合凋落,生不能同枕,死不能同穴。从此是生生的痛失至爱,人鬼殊途,从此是世世的思念若苦,永不再见!
(二)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
每个惊梦的夜里泪流满面的呼唤着你的名字,蝶衣,你在天国还好吗?天国会不会很冷呢?语飞花匆,万语千言,纵是相逢应不识,方是此情亘古缠绵。君必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次的柔情万种。天路遥,人世远,萧瑟的蝶儿舞尽灿烂的年华,多情的戏子等待着决绝的归宿。冥冥中,天国的你是否也在清唱起那一曲思凡来。我害怕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戏台上的一曲嬉笑呜咽,我只愿与君生世为戏,白头紧随,永不相离。可是,春光妩媚,揉断了肠,蝶衣,你究竟身在何地?我含泪轻舞,一舞,风亦心寒,花亦泣碎,一舞,凄怆的双眸便望穿了千年,暗暗的悲伤从我眉宇间幽幽滑落。我的心,寸寸成灰。
(三)我们究竟错了什么,在这迷嚣的红尘里终不得以见。
看他,勾粉黛的眉,画桃花的腮,拂羽霓的裳,露珠是他的装饰,白云是他的衣裳,凝眸处依然风雨皆画。桃花开过,人间又是江南春色。台下的看客们人首骚动,蝶衣,该你亮相出来陪我唱霸王别姬了。观众们都在等着哪!
雨恨云愁,相思成灰,可我只能在繁华过尽荒为废墟的戏台上苦苦流连,苦苦等待,若有天命,能与你遥遥感知,只待你转世与我再次相遇,然后残忍的分离。我也不知道需要几世的轮回才能与你在繁花似锦的人间再次相逢。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如果再次见
到你,唇血点点,青丝束束,我一定要问问你,是不是忘了你,明天就会好好继续
(四)三年过去了,雪山融为江河,沧海凝成岩石,我都不会将你忘记。
几千年爱恨痴嗔的泪水汇成了滚滚乌江,玉殿王朝兴衰若土皆做了戏里的胭脂桃花。千年草,百年花,顾影自怜的戏子落落在世,偏偏生在这烟花之地,我想寥寥人生也大抵只能如此罢. 站在江边,猎猎的狂风灌满我白色的长袍,我怅惘了许久说不出话来。几千年前的宫阙悲喜早已写就了你我交叠的生命,这花花
彩彩的戏台不过是两个痴痴戏子宿命的袅袅青坟。台上灯影明灭,盛装流彩,亘古柔情,虽只是戏,我却永远走不出那个曾在梦中千万次哭喊的名字,却永远悟不出情究竟为何物。记得你曾经摇着我手臂念念的问我,师哥,情是师傅所说的从一而终吗?我用了一生的时间去解,却依然没有答案。蝶衣,每年的烟花四月我都会在你坟前为你种满你喜欢的百合花,洁白如你的身体,芬芳如你的心灵,你喜欢么?流年似水,美丽过的,一去不返。唯一苍白的,是对死亡的淡漠。流泪,呵,已无意义,回头,哎,怎么可能,当爱已成往事,江边凌厉的狂风把我削剪成一座长满青草的坟,我答应你,我死的时候一定会葬在你的身旁,你在天国就不会再寂寞了。我的爱,我们终于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再分离……
依孤看来,今*你我分别之地。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